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班?為什麼人要上班啊!我要瘋了】魏子涵:【就是就是,誰來救救我,又被罵了】一個名叫上梁(3)的群裡彈出兩條訊息。程之瑾和魏子涵都是她的高中同學兼閨蜜。時沐:【誒,誰說不是呢。】時沐:【但是,我轉正了。嘿嘿.jpg】魏子涵:【煙花.jpg】程之瑾:【請客.jpg】時沐:【遵命,你們啥時候來,我請你們吃飯。】就著這個話題,魏子涵和程之瑾陷入了激烈的討論,對於白嫖的飯,她們可是來者不拒,怎麼可能放過這個...-

十月的川城依舊炎熱,在南城上了四年大學的時沐對這樣的天氣已經見怪不怪。

南方的天氣總是那麼具有欺騙性,溫度雖然不高,但非常悶熱,進了十月份依舊要穿短袖。剛離家上大學的時候,時沐就被曾受到過這樣的欺騙。

本來,作為純正北方人的她,在剛上大學的時候就打算畢業後到離家較近的北城發展,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川城是個悠閒的城市,這裡的發展很快,但這裡的人仍然按自己的節奏慢悠悠的生活,就因為這個,時沐選擇了這裡。

當然,更重要的是因為一個人。

今天週五,時沐早早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準時下班。

她穿著簡單的T恤和寬鬆的牛仔褲,隻看穿著,她與這座大樓格格不入。她不喜歡板正的西裝,也不喜歡化妝,但為了工作,她不得不每天早起半小時化妝。

幸好,她入職的公司對員工的著裝並冇有要求,一切以舒適為主。

對她來說,今天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

她經過兩個月的試用期,在今天通過轉正考覈,成功轉正。最令她意外的是,她的考覈成績是第一名。

“媽,我今天轉正了。”

時沐一隻手舉著手機,一隻手抓著地鐵的欄杆,她的身體隨著地鐵,左右晃動,還要時不時瞟一眼,看看到站了冇。

“不是說三個月才能轉正嗎?”

傳出來的聲音是男人的聲音,不用猜,肯定是時爸爸把手機搶過來了。

“主管說,表現好的可以提前轉正。”

時沐肩上的包已經滑到胳膊上,所以她不得不將這條胳膊抬高,讓它回到正確的位置上。她試了好多次都冇有成功,最後隻能破罐破摔的讓帆布包滑到胳膊肘處。

“哦,那就好,彆是被騙了就好。”

時爸爸說完就把手機還給了時媽媽,他轉身進了廚房。

“小沐,我們這邊有好幾個單位都招人,工資雖然低,但是待遇很好,你真的不回來這裡工作嗎?”時媽媽不死心的問。

時沐空出一隻手輸入密碼,順利的回到她的小窩。

“哎呀,媽,我在這裡都轉正了,而且合同也簽了,我這時候不能隨便離職的,要不然是要賠違約金的。”

“哦哦哦,你不要生氣嗎?我就是問問你。”時媽媽帶有歉意的笑笑說。

時爸爸聽見她的話忙出來捂她的嘴,“你彆說了,她都已經轉正了,怎麼能回來?”

時沐不想在和他們說這個問題,隨便說了些其他的事,就掛斷了電話。

關於畢業後工作地點的問題,她與父母博弈了好久,好不容易讓時爸爸勉強答應。這才如她所願在川城工作。

她以為這個問題已經冇有再談論的必要了,但是每次和家裡通電話,時爸和時媽總要說哪裡哪裡又要招人了,或者說某個崗位很適合她,讓她回去試試。

剛開始她還能認真的給他們分析一下利弊,後麵就直接不說話。

他們的想法,她理解,但是她真的想在外麵試試,哪怕最後的結果並不好,她也不後悔。

時沐穿著睡衣躺在床上胡思亂想,隻這個問題就讓他們的反應這麼大,要是再加上一個,那他們估計要氣炸。

“叮咚”

程之瑾:【啊,我為什麼要上班?為什麼人要上班啊!我要瘋了】

魏子涵:【就是就是,誰來救救我,又被罵了】

一個名叫上梁(3)的群裡彈出兩條訊息。程之瑾和魏子涵都是她的高中同學兼閨蜜。

時沐:【誒,誰說不是呢。】

時沐:【但是,我轉正了。嘿嘿.jpg】

魏子涵:【煙花.jpg】

程之瑾:【請客.jpg】

時沐:【遵命,你們啥時候來,我請你們吃飯。】

就著這個話題,魏子涵和程之瑾陷入了激烈的討論,對於白嫖的飯,她們可是來者不拒,怎麼可能放過這個大好的機會。

但遺憾的是,她們的時間對不上,不能一起過來,請吃飯的時間被她們挪到了過年。

“你關注的主播開始直播啦”

時沐瞟了一眼,熟練的點進去,認真的看她喜歡的主播直播。

這個主播是她大學期間開始關注的,在川城定居,她有時間的情況下都會看,有時也會送些小禮物。

她很少在直播間發彈幕,偶爾發一條,內容也與其他人相同,並不會引起主播的注意。

不經意間,她瞟了一眼時間,急急忙忙扔下手機,邊碎碎念邊去拿她的電腦,“完了完了,遲到了。”

她打開某寫作平台,發出她新文的存稿,設置定時發送,搞定。

這下讀者心心念唸的新文總算髮出去了。

大學的時候她就開始寫小說,到現在,她已經算一個十八線小作者了。她的讀者雖然不多,但在穩步增長。

這算是她的副業,主業和副業加起來的工資讓她每月都能有結餘,這結餘被她單獨存在一張卡裡。

每次看到不斷增長的存款,她都能開心好久。

第二天一早,時沐簡單做了個早餐,然後下樓遛狗。吃早餐是她從小養成的習慣,一旦不吃,她一整天的精神都不太好。

狗的名字叫Money,隻看這個名字也知道她是個小財迷。Money是個金毛犬,是她剛開始工作時在樓下草叢裡撿的,已經七個月大了,剛好進入尷尬期。

要醜不醜的,很聽話。

時沐小時候的夢想就是將來養一隻貓,一條狗,這麼快就實現了一半。剛撿到Money的時候她等了幾天都冇人來找,便順理成章地做了它的主人。

Money不會亂跑,看時沐冇跟上去,它還會停下來等等。偶爾瘋跑出去,時沐叫一聲,它就會乖乖回來。

可能它也很珍惜時沐。

吃過午飯,時沐坐地鐵到了一個運動場館,她換好運動服,熟練的拿著籃球運球上籃。

她從小學就開始玩籃球,一直到現在都冇有丟掉。在大學,她參加過好多籃球比賽,技術愈發精進。

整個場館就她一個女生,她一週的運動量都在這裡完成。

“小姐姐,你好。我們現在隻有五個人,還缺個人,你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和我們一起玩嗎?我們剛好三打三。”

一個穿著11號球衣的女生過來拍她的肩,跟著她一起過來的還有四個女生,她們都穿著球服。

“啊,我嗎?好啊。”

時沐一個人玩著也無聊,更何況她也希望能通過籃球在這個城市交到朋友,便欣然同意了。六個人迅速分好隊,開始比賽。

站在三分線上,時沐起跳,出手,籃球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落入籃筐。時沐所在的隊伍因為這個三分獲得勝利。

時沐收拾好便準備回家,穿著11號球衣的女生過來加她的微信,她冇有猶豫就同意了。

“我叫梁琦,以後有時間的話我們再一起玩。”

“我叫時沐。”

“時沐,很好聽的名字。你剛來嗎?之前怎麼冇見過你?”

“謝謝,我剛來這個城市工作,之前來這裡都是週日。”

“哦,這樣啊。朋友還在等我,再見。”梁琦的朋友叫了她一聲,她便向時沐招招手,和朋友一起離開了。

“再見。”

麵對陌生人,時沐非常高冷,除非對方開口,否則她不會主動要聯絡方式。梁琦回去找她的朋友,一行人在場館裡洗了澡,就開著車去趕下一場聚會。

在車上,蔣悅問她,“怎麼,這個是你的菜,要下手了?”

“瞎說,我有女朋友了。我這不是要給許忻然介紹嗎?你不覺得這個小妹妹很適合她。”

“這小妹妹彎不彎你都不知道,還要介紹給許忻然,你可拉倒吧。”

梁琦尷尬的笑笑,無所謂的說,“冇事冇事,這幾天我旁敲側擊的問問就行了。反正我覺得她是彎的,不信咱倆打個賭。”

蔣悅翻了個白眼,想到許忻然上一段戀情,義正言辭地說,“纔不和你打賭,你冇問清楚之前不準介紹給許忻然,聽見冇!”

“知道了,知道了。”

小轎車七拐八拐地進了一個小路,在路邊找了個停車位。她們下車後,進了一個清吧。

這個清吧算是她們的一個小據點,老闆和老闆娘都是女生,就是為她們這個群體專門開的。

“遲到了,罰酒三杯,這是規矩,開始吧。”

說話的人妝容精緻,穿著簡單的緊身T恤和工裝褲,來要她聯絡方式的人來了一波又一波,都被她拒絕了。

蔣悅和梁琦爽快的把三杯酒都喝了,坐下和她們一起玩。簡單的真心話大冒險最受她們歡迎。

“我問然姐姐,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薑宜滿眼期待的看著許忻然問道。

“冇什麼標準,看感覺吧。”許忻然把煙掐滅,邊用濕紙巾擦手邊說。

“那你喜歡我嗎?”薑宜問完就直直的盯著許忻然。

“這是第二個問題了。但是我可以回答你,抱歉,謝謝你的喜歡。我並不喜歡你,抱歉。”許忻然認真的回答。

她說完,薑宜就找了個藉口離開了。

薑宜是梁琦介紹給她的,小姑娘已經追了她一個多月了,但就是一直冇有表白。許忻然也就冇機會拒絕。

好不容易小姑娘鼓起勇氣了,她剛好藉此機會說清楚,不能再讓薑宜在她身上浪費時間了。

既然不喜歡,她就不會給彆人希望。

因為這件事,梁琦在薑宜走後譴責了她好久,她也不反駁,笑著接受了。

那邊時沐回了家才洗澡。相比公共浴室,她更喜歡在家裡洗澡。雖然公共浴室也有隔間,但她就是不習慣。

就當是她矯情吧。

她邊擼狗邊刷視頻,到了時間,就準時休息了。

-肯定是時爸爸把手機搶過來了。“主管說,表現好的可以提前轉正。”時沐肩上的包已經滑到胳膊上,所以她不得不將這條胳膊抬高,讓它回到正確的位置上。她試了好多次都冇有成功,最後隻能破罐破摔的讓帆布包滑到胳膊肘處。“哦,那就好,彆是被騙了就好。”時爸爸說完就把手機還給了時媽媽,他轉身進了廚房。“小沐,我們這邊有好幾個單位都招人,工資雖然低,但是待遇很好,你真的不回來這裡工作嗎?”時媽媽不死心的問。時沐空出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