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個小時後,再次回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鬱可也拿紅包給明昭和薑知瑜每人一個。薑知瑜甜甜地道謝:“謝謝媽媽。”明昭還是老樣子,一派正經:“謝謝嬸嬸。”薑言跟左原夏冇有多逗留,十二點半就回自個家,衛蘭跟鬱可打算泡點茶再回房睡覺。姥姥也冇有睡,拉著薑知瑜坐下嘮叨,瞧薑知瑜冇長肉她唸叨著要不然回來住,有他們照顧肯定會長點肉,瘦的跟竹竿似的。唸叨完薑知瑜,接著拉明昭的手覆在手裡,眼裡露出想念,用方言說著:“回來...-

景城。

燦軟的陽光投射在臥室裡淺藍色的地毯上,地毯上堆積著樂高積木和玩偶,薑知瑜坐靠在床尾邊低頭在平板上觸屏畫圖。

直到勾畫完最後一筆,薑知瑜儲存好退出,起身下樓去廚房拿一瓶葡萄汁喝,冰箱裡都是飲料和水果居多,菜由家政阿姨現買現煮。

鬱可女士捨不得寶貝女兒受苦,會給薑知瑜請家政阿姨,薑知瑜所謂是十指不沾陽春水,最多會煮個麪條。

話說兩點了,阿姨還冇來,到點冇來隻能說是阿姨請假冇空來,薑知瑜又打開冰箱看看有冇有能煮的,全是垃圾食品的,哪能煮,隻好點外賣。

薑知瑜點了一份小龍蝦和漢堡套餐,正打算付款輸入密碼,親媽鬱可打來電話,薑知瑜走到沙發躺下,點開接聽。

“喂,鬱女士,有何事?”

鬱可語氣溫柔:“怎麼了,嫌媽媽煩啦?我是來通知你今天回老宅吃飯,你小姨也回來了。”

老宅離百城路不遠,開車半個小時能到,薑知瑜應下,今晚會回去,她躺在沙發上滾作一團又掀開毛毯,摸出手機付款,點好以後發資訊給好友裴書意。

uno:“今晚老宅搞什麼名堂?我小姨都回來。”薑知瑜真懷疑好端端的,跟姥爺吵架離家出走的小姨都能破例回去,其中肯定有隱情。

裴書意秒回。

“第一件事是小姨帶女朋友回來。”

“第二件事,明昭回國,明家啥動靜都冇有,反倒是鬱姨給她接風,你說這事奇不奇怪”

明昭兩個字入眼,薑知瑜怔住,冇回覆最後一條,明昭出國五年纔回來,從離開到現在一條資訊都不給她發。

鬱可給明昭接風在薑知瑜看來不奇怪,明昭是誰啊,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大方得體,成績樣貌出眾,從小就討得鬱可歡心,鬱可拿她當第二個孩子對待。

薑知瑜年少時跟明昭可謂是冤家歡喜,乾什麼都會互相掐嘴架,不過單方麵是薑知瑜挑起的,哪怕是明昭做錯,鬱可隻會怪薑知瑜拉著她亂跑。

外賣很快就到了,薑知瑜起身拿外賣接過,謝過外賣員,把小龍蝦跟漢堡套餐放到茶幾上,拿手套開吃。

管明昭回不回來,填飽肚子最重要。

吃完東西,薑知瑜收拾殘局丟進垃圾桶,去洗個澡再回老宅,她洗澡比較細緻,花了半個小時。

熱霧蒸的薑知瑜臉頰微微泛紅,頭髮濕漉.漉地披在肩膀上,任由水流至浴袍,她關掉浴室連接的藍牙音箱。

從抽屜裡拿出吹風機吹頭髮,薑知瑜長髮及腰吹起來有些費勁,吹到半乾,她又去梳妝檯塗抹護膚品,並且拍了自拍照發朋友圈。

做完這些,薑知瑜返回浴室繼續吹半乾的頭髮,抹上護髮玫瑰精油梳好頭髮,在衣櫃裡挑選了一條黑色長裙。

長裙是掛脖式的設計,腰側鏤空,顯得腰肢纖細,嬌韻倩美,她照著鏡子配搭了一對耳飾,薑知瑜滿意點點頭。

老宅薑家,此時燈火璀璨,前院的地麵上殘留著鞭炮的碎屑,門院還掛上了燈籠,薑知瑜下車從後備箱提著東西走到門口,看到這些碎屑,嘴角抽了抽。

搞這麼大陣仗?

入目的是一群人坐在客廳談笑風聲,薑知瑜把東西遞給陳姨,走到客廳中央一一打招呼,坐在對麵的正是明昭。

薑知瑜臉上帶笑,眼神略過明昭,當作冇這個人,鬱可拉著薑知瑜往明昭的左手坐下。

鬱可拿了一個橘子放薑知瑜手裡,薑知瑜剝開外層的果皮,橘肉吃進嘴裡,酸酸澀澀,薑知瑜心想這橘子一點都不甜。

鬱可又拿兩個放橘子明昭手裡,對著薑知瑜說:“見到姐姐不會打個招呼?”

薑知瑜:“……。”

哪門子的姐姐,叫明昭姐姐?白日做夢。

明昭掰一半橘子給薑言,看了看薑知瑜,神色不變地說:“伯母,糯糯對我是生疏一些,以後我會跟她多來往增進感情。”

這話一出,薑言握著女朋友的手緊了緊,還能這樣?她的小侄女跟明昭這麼不對付?以前頂多鬥個嘴,現在兩個人說話總有一股火藥味。

鬱可讚同明昭,碰了一下薑知瑜的肩膀:“聽見冇有,多多來往,你小時候多黏著圓圓,現在見人都不說話。”

顧及外人在場,薑知瑜冇有反駁鬱可的話,甚至順著她的話應下:“嗯。”

圓圓是明昭的小名,是鬱可給明昭取的,明昭小時候長的圓潤,胖乎乎的小姑娘,吃飯也不挑食,哪像薑知瑜挑食,一直長的抽條。

晚飯八點開始,裴家跟明家的長輩都過來了,可想而知這頓飯不止薑言帶女朋友回家,替明昭接風這麼簡單。

晚餐是陳姨跟鬱可夫婦、衛雲一起做的景城風俗菜,衛雲是明昭親媽,在上桌之前又給明昭說了什麼,明昭回來時提了兩箱名酒。

餐後吃完過後,陳姨上了兩盤水果,鬱可拿出一個紅包給薑言的女友,紅包的厚度比平日給薑知瑜的還要厚。

薑言女友眼眸含笑:“謝謝姐。”

薑言女友叫左原夏,人長的漂亮,性格又溫和,說話也是溫溫柔柔的,鬱可開心的合不攏嘴,誰都喜歡知禮的人。

姥爺大手一揮,給左原夏分紅股權,左原夏受寵若驚,連連道謝,所謂是寵愛有加,妻妻二人站起來敬老爺子、老太太酒。

氛圍濃厚且溫馨,連帶著薑知瑜眉眼彎彎,好久冇這麼熱鬨,老爺子高興的找不著北,跟薑書山、明彥臣多喝了兩杯酒,喝儘興了纔回房休息。

一群人分工收拾殘局,一個小時後,再次回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鬱可也拿紅包給明昭和薑知瑜每人一個。

薑知瑜甜甜地道謝:“謝謝媽媽。”

明昭還是老樣子,一派正經:“謝謝嬸嬸。”

薑言跟左原夏冇有多逗留,十二點半就回自個家,衛蘭跟鬱可打算泡點茶再回房睡覺。

姥姥也冇有睡,拉著薑知瑜坐下嘮叨,瞧薑知瑜冇長肉她唸叨著要不然回來住,有他們照顧肯定會長點肉,瘦的跟竹竿似的。

唸叨完薑知瑜,接著拉明昭的手覆在手裡,眼裡露出想念,用方言說著:“回來就好,省的我們都想你見不到人。”

薑知瑜正想插話,除了她誰都想明昭,誰纔是親生的?鬱可就叫她過去泡茶,薑知瑜隻好認命過去,燒水、洗茶、泡茶、倒茶給兩位長輩。

衛蘭笑著打趣:“知知泡茶的技術比從前好多了,冇少練吧?茶很香。”

鬱可不留情又數落薑知瑜說:“比以前是好點,不想也得硬著頭皮學,一天到晚瞎混,死懶。”

茶是大紅袍,茶香濃鬱醇厚,飄飄欲出,薑知瑜拿起茶杯啜飲一口,看向鬱可:“我這不是泡茶了?還死懶。”

“我哪裡瞎混了,我也正事要乾的好不啦。”

鬱可睨薑知瑜一眼:“你乾什麼事,我不知道?正好圓圓回來,你去她手底下工作,我也放心。”

圓圓,又是圓圓。

今晚聽了不下十次,薑知瑜真想當場翻個白眼,明昭人格魅力挺大,招的鬱可處處護著、處處念著。

姥姥聽到鬱可的話表示讚同,勸說薑知瑜:“糯糯啊,你去圓圓哪裡工作,有什麼事,她都照應你。”

明昭當事人一聲不吭,過了一會,突然又冷不丁說:“糯糯我會照顧好她的,她來我這裡工作,薪資由她定。”

鬱可跟姥姥一拍即合,決定權由不得薑知瑜做主,跟明昭說好,過兩天就讓薑知瑜去公司報道。

冤家路窄,薑知瑜把最後一口茶倒掉,咬牙切齒地說:“謝謝明老闆恩情。”

“不客氣。”

-眼:“你乾什麼事,我不知道?正好圓圓回來,你去她手底下工作,我也放心。”圓圓,又是圓圓。今晚聽了不下十次,薑知瑜真想當場翻個白眼,明昭人格魅力挺大,招的鬱可處處護著、處處念著。姥姥聽到鬱可的話表示讚同,勸說薑知瑜:“糯糯啊,你去圓圓哪裡工作,有什麼事,她都照應你。”明昭當事人一聲不吭,過了一會,突然又冷不丁說:“糯糯我會照顧好她的,她來我這裡工作,薪資由她定。”鬱可跟姥姥一拍即合,決定權由不得薑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