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狗不學無術的紈絝?明明就是那天上的謫仙……秦·謫仙·觀若忽的蹲下,朝著禦花園的一處偏僻假山洞裡“喵~”了幾聲。不過片刻,假山洞裡就忽的衝出一隻灰不溜秋的毛茸茸,看見她後,便在她腳下圍著她,朝著她夾著小嗓子喵喵~叫個不停。青葉:“……”秦觀若一如往常的把香囊裡早就準備好的吃食餵給小夾子貓貓。這是她前幾天路過禦花園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的。此後每天她都要來喂一喂,一連幾日,這灰樸樸的小公貓便對她很是有幾分親...-

正值冬日,窗外冷冽的寒風捲著細碎的雪花,飄落在窗前,殿外一個身著藍灰色短襖長袍的小宮侍頓時冷的抖了抖身子,又複跺了跺腳。

秦觀若睜開眼後,看見頭頂上精美華貴的煙紫色床帳,輕歎了口氣。

看過無數穿越穿書的小說,冇想到有朝一日,她一個普普通通打工人,竟也穿書了。

半個月前她醒來後就發現自己穿越成了一本古代女尊文裡的男主的瘋狂舔狗。

原主的親孃是忠勇侯。

親爹是奉國公府的嫡出公子。

親舅舅更是寵冠後宮的熙皇貴君。

家世再顯赫不過,這也導致原主從小便囂張跋扈的很,這也就罷了,奈何,還是個無可救藥的戀愛腦。

對男主七皇子的愛慕之情不僅鬨得人儘皆知,還在男女主成婚後,依舊癡心不改,死纏爛打,最後光榮的成為了男女主之間感情進展的工具人。

書中的男主是大雲朝自小備受寵愛漂亮又善良的七皇子,女主則是瀟灑不羈風流多情的當朝鎮國大將軍蕭家的獨女。

全文整體都是圍繞著男女主的感情展開的,兩人先婚後愛,從開始互相看不順眼,中間自然會有各種誤會糾葛。

而原主,就是那個在誤會糾葛裡給男女主感情添磚加瓦的戀愛腦倒黴蛋。

最後男女主結局幸福美滿。

原主卻被下了大獄,在牢中淒慘而亡,還連累了自己家人被奪爵流放。

隻是想著,秦觀若心裡就又忍不住重重歎了一口氣。

她在自己家裡睡的好好的,一覺醒來無緣無故就成了原主。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如今是什麼情況,也不知道原主到底是死了還是冇死,還是穿到她身體裡去了……

如今她一心就隻想回去!

但都半個月了,她還好端端的在這裡。

因為皇太後通道,宮內便修有道觀,昨日她就藉機去尋了被供奉在皇宮的玄真道長,隻是在對方麵前晃悠了幾個圈,最終對方也什麼冇看出來,她不由很是失望。

“世女可是醒了?”隔著沉香木四季山水屏風,一直在屋內侯著仔細聽著動靜的宮侍照水柔聲問道。

“嗯。”秦觀若應了一聲後,便聽著屏風外魚貫而入的腳步聲。

隨即就見一溜四五個身著藍灰色宮袍短襖的麵容清秀的少年宮侍們跟在照水身後繞過屏風進來了。

經過半個月的心理調節,秦觀若已然漸漸習慣,不再留戀暖乎乎的被窩,掀開了被子,站起身當個木偶,任由他們伺候。

半個月前,原主在外頭因七皇子,和齊國公府家的二小姐打了一架,還打的對方頭破血流,本也冇什麼。

但不巧的是,正好被禦史給撞見了,然後就被一狀告到了禦前。

當然,告的是忠勇侯和齊國公兩人治家不嚴,教子無方,最後皇帝雙方各打五十大板,小懲了一番也就過去了,打架的兩人自然都被各自的老孃給狠狠教訓了一頓。

她就是被教訓的那日晚上穿過來的。

隻是回頭宮裡頭就下了聖旨,召她和齊國公府的二小姐入宮聽訓。

原主爹孃接了聖旨後就直接將她給扔進皇宮裡頭了。

如此一來,最熟悉原主的人便都不在身邊了,也讓她更加方便行事了一些。

若真的不能再回去,她的改變也就有了由頭。

正想著,就見照水看著她笑道:“咱們世女生的可真俊,都說那鎮國將軍家的蕭家大小姐生的好,可奴瞧著,還是咱們家世女,生的更俊俏一些。”

照水一直都是貼身伺候皇貴君的,是忠勇侯府的家生子,也是看著原主長大的,又因為原主小舅舅入宮七年來一直無所出,對她自然越發的愛護。

也是自她來了宮裡後,才被小舅舅特意撥過來照看她的。

秦觀若轉眸看向一旁的銅鏡,鏡中的少女十七八歲的模樣,和她原本的樣貌冇什麼差彆,隻是憑空小了好幾歲。

其他幾個小宮侍聞言,都忍不住笑著偷看。

伺候了她半個月,膽子明顯大了一些的宮侍青葉就忍不住附和了起來。

秦觀若的確生的漂亮,眉眼如畫,神情溫雅,隻是看著,便覺得如沐春風,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

秦觀若瞥了一眼鏡中一身緋色錦衣華服,玉簪輕裘的自己,便冇有再看。

熙皇貴君如今冠寵後宮,偌大一個宮殿,隻有他一個主子,她也就被直接安排在了儀坤宮的東配殿裡。

這會兒她小舅舅熙皇貴君正好去給君後請安去了,她倒是不用去請安了。

用過小廚房精心準備的早膳後,身邊隻帶了一個青葉,繫上石青色刻絲大氅,看了眼還悠悠揚揚飄下的雪花,自己撐著傘便出了宮門。

紅牆白瓦,銀裝素裹。

秦觀若踩著被宮人們灑掃乾淨的宮道上,不緊不慢的往尚書房走。

這個時辰早就過了還去尚書房讀書的時辰了,但她依舊不慌不忙,反正原主就是個不學無術的,若是哪天規規矩矩讀書了,那才奇了怪了呢。

跟在她身後的青葉也不敢催,隻是跟在她身後,看著眼前的秦世女就覺得美的像一幅畫似的,哪裡像是旁人口中囂張跋扈,招貓逗狗不學無術的紈絝?

明明就是那天上的謫仙……

秦·謫仙·觀若忽的蹲下,朝著禦花園的一處偏僻假山洞裡“喵~”了幾聲。

不過片刻,假山洞裡就忽的衝出一隻灰不溜秋的毛茸茸,看見她後,便在她腳下圍著她,朝著她夾著小嗓子喵喵~叫個不停。

青葉:“……”

秦觀若一如往常的把香囊裡早就準備好的吃食餵給小夾子貓貓。

這是她前幾天路過禦花園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的。

此後每天她都要來喂一喂,一連幾日,這灰樸樸的小公貓便對她很是有幾分親熱了。

看起來估計才被宮裡的哪位主子扔了冇多久,還冇有經過社會的毒打,一塊小肉片就能被輕易哄騙了過去。

不像另外一隻大橘貓,餵了幾次,還是凶得很。

“喵喵喵~”雪白的毛髮早就成了灰樸樸的模樣,此時小小的一團正抖著小身子睜著圓溜溜的眼睛巴巴的看著她。

秦觀若冇忍住上手撓了撓小貓貓的下巴。

灰樸樸的小公貓頓時一臉享受,碰瓷兒似的一下倒在了她的錦緞鞋麵上,露出了軟乎乎的小肚皮,細嫩的嗓子發出了咕嚕嚕的聲音。

一旁的青葉忍不住道:“世女,聽說半月前八皇子的手被一隻貓給撓出了一條印子,便讓丟了,估摸著就是這隻了,您若喜歡貓,不如去讓獸房的人來將已經調教好的,乾淨又健康的小貓給您送來挑挑?”

“不必。”秦觀若站起了身,嘴角間的笑容忽的淡了淡。

她自己往後都還不知道如何,何必還養一隻貓?

她心底深處總是期望著有朝一日她還能夠回到自己的家鄉,若養了貓,身上便多了層牽掛。

青葉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惹的世女好似有些不太開心,一時不敢再說話。

穿過禦花園繼續往北,便是供公主們讀書的尚書房了,和尚書房一牆之隔的便是皇子們讀書的地方——清和苑。

秦觀若撐著傘,看著外麵的風雪似乎大了一些,寒風簌簌撲麵而來,她腳步不由加快了一些。

隻是正要穿過一道宮道時,猝不及防的就聽見了宮道裡吵吵嚷嚷的聲音,其中一個稱呼,讓她原本有些匆忙的腳步倏地停了下來。

“喲,這不是九皇子嗎?這天寒地凍的您今兒個可是遲到了,幾位主子已經開始上課,您可不能再進去了。”幾個穿著藍色短襖宮袍宮侍圍堵著中間一人,語氣中滿是高高在上的得意輕鄙。

“哎——您可不能就這麼走了,主子的玉佩昨日不見了,那可是今歲主子十六歲生辰時,陛下送給主子的生辰禮,也不知道是被哪個眼皮子淺的賤種偷走的,定然是要找回來的。”

“主子特意吩咐了,若是您今日來了,可要好生搜上一搜的,九皇子您可勿怪。”

秦觀若站在樹藤之後,看著那被幾個小宮侍圍堵在中間的人,那是一個身量較高,但身形卻看起來格外單薄的少年。

少年一身再明顯不過的單薄舊衣,雖是錦衣,但明顯衣袖袍腳是短了一截的,比那幾個小宮侍穿的還不如。

清和苑外的宮道上並非冇有其他人,但所有人都彷彿對眼前的一幕視若無睹。

被宮侍推搡間拖進偏僻的宮道拐角處,被人故意推撞在了冷硬的宮牆上,強行扒開了外衣屈辱搜身……

寒風夾雜著雪花讓秦觀若感覺呼吸間都彷彿被浸透了冰冷的氣息,冷進了骨子裡,讓她不適的皺了皺眉。

方纔隻聽見九皇子的那一瞬間,她就想起來這位九皇子是誰了。

在書中出現的次數並不多,但最後卻險些讓大雲朝亡國的大反派——九皇子蘇繁安。

書中描述的蘇繁安,勾結叛賊,一夜間殺光了幾乎所有的姐妹兄弟。

隻除了男主七皇子和早早就出宮嫁人,和他幾乎冇有任何交集的前麵三位皇子還活著,其他但凡欺辱過他的,差不多都死絕了……

最後,立幾個月的嬰兒為帝,一躍成為攝政王,獨攬大權。

但性格卻十分的陰晴不定,暴戾恣睢,是個肆意濫殺,最後**而亡的……瘋子。

她想著,覺得這些人這些事與她也冇什麼相乾,也本不打算多管閒事的,抬腳就準備往尚書房走。

但聽著不遠處那些越發肆意欺辱的聲音,她冇忍住回頭看了一眼,卻猝不及防的對上了一雙極黑的眼睛。

-是想著,秦觀若心裡就又忍不住重重歎了一口氣。她在自己家裡睡的好好的,一覺醒來無緣無故就成了原主。她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如今是什麼情況,也不知道原主到底是死了還是冇死,還是穿到她身體裡去了……如今她一心就隻想回去!但都半個月了,她還好端端的在這裡。因為皇太後通道,宮內便修有道觀,昨日她就藉機去尋了被供奉在皇宮的玄真道長,隻是在對方麵前晃悠了幾個圈,最終對方也什麼冇看出來,她不由很是失望。“世女可是醒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